特朗普时代的《纽约时报》,一份百年大报得到的非议和利益

2020-11-25 18:09:14

佛山市私家侦探

“有些人读了它,喜欢它。有些人读了它,不喜欢它。但每个人都会读它。”

今年6月3日,《纽约时报》在社评专栏里,发表了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·科顿(Tom Cotton)的一篇文章。文章标题是《纽约时报》社评编辑部起的——“汤姆·科顿:派遣军队(Tom Cotton: Send In the Troops)”。文章主张部署军队,以平息因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杀事件引发的全国性抗议活动。

一时间,推崇自由主义的《纽约时报》引发了舆论的强烈反弹。特朗普给了《纽约时报》一个“正面”评价,称这是一篇精彩的专栏文章。

但是这篇文章却引来了读者和编辑部部分员工的不满。压力之下,《纽约时报》发行人A•G·索尔兹伯格(A. G. Sulzberger)于6月7日发布了员工通知,称负责社评专栏的编辑詹姆斯•贝内特(James Bennet)已经辞职。

实际上,贝内特的出现和离开,是《纽约时报》在特朗普时代“挣扎”的一个典型。这家百年大报,在特朗普时代做出了不少改变,这些改变让《纽约时报》受非议不少,也获益不少。

特朗普时代

作为一份有着170年历史的报纸,《纽约时报》由自由派出版早已是公开的秘密。一个明显证据是,自1950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之后,《纽约时报》从未曾支持过任何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。

时报内部对自己的自由主义倾向也从不讳言。2004年,该报首任公共编辑丹尼尔·奥克伦特(Daniel Okrent)在报道的第一句话就回答了他在专栏标题里提出的问题。“《纽约时报》是自由派报纸吗?” “当然是。”

与此同时,中立的客观性也一直是《纽约时报》看待自己、公共使命和商业利益的核心。传奇人物、时报执行主编亚伯拉罕·罗森塔尔(Abe Rosenthal)在自己的墓碑上刻着 “HE KEPT THE PAPER STRAIGHT”这几个字。

亚伯拉罕·罗森塔尔的墓碑 图片:网络

不过,《纽约时报》的读者群体并不允许它显得太过“中立”。一项皮尤民意调查发现,91% 把《纽约时报》当主要新闻来源的人,自认是民主党人,这与右翼福克斯新闻频道的观众,自认是共和党人的比例大致相同。

特朗普上台后,《纽约时报》召开了一次全体员工会议,执行主编迪恩·巴奎(Dean Baquet)告诉员工,不能仅成为特朗普“忠实反对派”的一员,时报也应该多报道支持特朗普一方的观点。

《纽约时报》执行主编迪恩·巴奎特 图片:视频截图

于是,《纽约时报》为2017年的预算,额外拨出了500万美元,用作特朗普政府的报道。詹姆斯•贝内特也在此时加入《纽约时报》,成为社评专栏的负责人,他的任务很明确,将专栏的声音,扩大到中左派共识之外。

但很快,记者们就发现他们被夹在两难之中:一方面他们希望在右翼读者和消息来源面前显得客观,同时又避免遭到左翼人士的强烈反对;另一方面又希望遵循中立的专业报道的立场。

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,2019年8月,《纽约时报》头版刊登了一篇题为《特朗普敦促团结与种族主义》的文章,这篇文章引起了左翼人士对为特朗普总统“洗白”的强烈不满。压力之下,最终标题被改为《攻击仇恨,而不是枪支》 。

但是没想到,特朗普也加入了这场争论。他在推特上写道:“‘特朗普敦促团结对抗种族主义',才是失败的《纽约时报》第一个标题的正确描述。假新闻——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。”

今年6月,科顿的专栏文章发表时,《纽约时报》已经是一个“火药桶”。

每个人因为疫情被禁足三个月了,黑人平权运动正席卷全美。《白色的脆弱》和《如何成为一个反种族主义者》冲上了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榜首。500多名《纽约时报》员工报名参加了一个被组织者称为“勇敢空间”(Brave Space)的活动(由Black@NYT员工资源组织设立),旨在讨论公平、团结和自我照顾等话题。

对《纽约时报》许多人来说,这是一个压力巨大的时代。科顿的评论文章,点燃了一根火柴。在两天后的内部见面会上,负责社评专栏的编辑詹姆斯•贝内特哭丧着脸回答问题。

员工们发现,贝内特在专栏发表前,并没有读过这篇专栏,而一位黑人图片编辑读过,并提出反对意见,但无济于事。

星期一早晨,贝内特出局了。对于那些认为他时不时呈现有争议的观点,引发公众思考是时报使命核心的人来说,这个决定是对这一原则的背离。

《纽约时报》前公共编辑丹尼尔•奥克兰特(Daniel Okrent)表示: “我认为这是他妈的耻辱。我认为詹姆斯被解雇,就像杰森·布莱尔剽窃案一样,对于报纸如何自我定义是有意义的。”

但是对于报纸的负责人来说,贝内特的出局,只是一种迫于压力的选择。

“员工和受众与管理层的需求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,”《纽约时报》一位知名记者说。“时报的读者想要看到反特朗普内容,员工们对身份政治更感兴趣。而管理层则坚持报人立场,仍然希望照顾和面向不同的读者。”

显然,受众最想要看到的是社评专栏。相对而言,这个栏目是报纸上阅读量最大的栏目,约占《纽约时报》总产量的10% ,同时也带来了20%的页面浏览量,这为时报的广告业务带来不少收入。

虽然贝内特本人容忍社论版发表多元化观点的做法,挑战了报纸的读者群,但这与商业方面的目标相吻合。“发行人索尔兹伯格认同评论版主编贝内特,赞同增加更多元化的声音,”去年离开该报的头版编辑乔迪 · 鲁多伦(Jodi Rudoren)说,“在贝内特遇到麻烦的前几次,索尔兹伯格都说,‘这是你我的共同决定’。 ”

索尔兹伯格的打算

索尔兹伯格有自己的蓝图。

今年夏天,他与几组员工会面,讨论重塑社评意味着什么。但是这几乎已经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,很多问题都是摆在桌面上的:不要从已经有平台的有影响力的人那里拿专栏、雇佣更多的事实检查员、宁可少发表评论。

但是有一点,索尔茨伯格没有认真考虑:新闻编辑室与社评专栏之间的墙。如今,《纽约时报》的编辑和作家经常在这两个部门之间来回走动。在贝内特的要求下,评论版的作者们做了更多自己的报道,而新闻编辑室的记者们则定期发表新闻分析的文章。

这一切都在突破原有的传统做法。“索尔兹伯格本身就是一个年轻人,他希望别人认为他正在做出改变,”《纽约时报》一名与索尔兹伯格关系友好的员工说。“但他‘不再区分新闻和评论’ ,他不仅仅是小修小补,而是在重新设计蓝图。”

《纽约时报》发行人索尔兹伯格 图片:AFP

这份蓝图中,也包括了社交媒体的渗透。

2014年,索尔兹伯格推动了《纽约时报》的数字化改革,并抛弃了公共编辑(public editor)这一职位,还在slack上开创了频道,让整个报社的员工都能参与讨论。

在上世纪初的杰森·布莱尔(Jayson Blair)抄袭丑闻之后,时报设立了公共编辑职位,用以回答读者的问题和批评。2017年,时报将其抛弃,部分原因是管理层认为Twitter可以做同样的工作。

在贝内特下台后,索尔兹伯格曾跟一位专栏作家进行交流,他向这位专栏作家承诺,《纽约时报》不会回避发表一些核心读者可能会反对的文章。“我们还没有失去勇气,”索尔兹伯格说。

“不,你们失去了。”这位作家回答索尔茨伯格,“你已经很明显的失去了勇气,你可以说,人们仍然可以做有争议的工作,但你根本不知道你还能做什么,因为你不是这个出版物的负责人,Twitter才是。”

2018年,《纽约时报》的数据专家推出了读者情绪项目,这是一套算法,可以确定某篇文章可能引发的情绪。

这个项目从“metoo”运动中受到启发,他们发现,“第一次”和“遇到”的字眼,可以触发大量的阅读,最大的受益者是“摩登爱情”专栏。而“仇恨”与使用“税收”、“腐败”或“先生”等字眼的故事有关,“仇恨对读者的影响,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大,”一名经营方面的员工表示。

索尔兹伯格的蓝图或许成功了。事实上,除了特朗普家族,很难想到有多少企业比《纽约时报》更受益于特朗普。

特朗普当选后,2016年,《纽约时报》的订阅量以平时十倍的速度增长,这个数字从未掉下去过。

《纽约时报》从特朗普执政之初只有300多万订阅者,到上个月创下700多万的纪录。自特朗普上任以来,它的股价已经上涨了四倍。他们将特朗普的冲击整合成了一项业务,包括播客霸主Serial Productions,音频翻译业务Audm,以及根据“摩登爱情”改编的电视节目——今年夏天,这档电视节目拍摄了第二季。

根据“摩登爱情”系列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大获成功 众多影星卡司出演 图片:AFP

此外,时报的填字游戏和烹饪应用都有超过一百万人的订阅,时报手上8亿美金的现金流,让他们成功挨过了今年的疫情。

《纽约时报》似乎已经成为统治所有人的新闻媒体组织,人们发现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与时报有关系,从撰稿到拥有其股票,各个方面。

内部的分裂

与此同时,《纽约时报》内部的分裂也愈发明显。

随着特朗普时代商业和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,《纽约时报》开始扩大员工人数。他们雇用了数百名记者,并为拥有1700人的新闻编辑室配备了各个层面的工作人员。

越来越多的人带着不同的价值观来到时报,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多。他们开始在Slack上创建各个部门的频道。

老员工和年轻人之间开始上演《权力的游戏》。

一位年轻的记者表示:“《纽约时报》的根本分裂是制度主义者与起义者。你可以称我为 ‘醒目的千禧年记者’或其他什么人。制度主义者愿意为登上头版而玩内部的《权力的游戏》,因为他们不想离开时报。”

起义者往往来自报纸传统上不招人的地方,比如数字科技媒体和从事倡导性新闻的媒体,他们并不想一直待在时报,随时都会离开这个地方。最典型的就是“Wirecutter”(《纽约时报》的产品评论网站,由布莱恩·林(Brian Lam)于2011年创立,并于2016年以约3000万美元的价格被《纽约时报》收购。),他们的一些员工似乎是Slack上最社会主义的人)。

“我喜欢我的工作,我喜欢我的同事。但从我12岁开始,为《纽约时报》工作就不是我的目标。”这位 “醒目的千禧年记者”表示,“我不会被这个地方有多棒而蒙蔽了双眼,甚至忽略他们的问题。”

引进新员工是为了帮助公司在运营方面有更大的收获。但是他们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,在同一栋大楼里,有一批新的、不同视角的记者们意味着什么。

“我想让新闻编辑室更加多元化,是不是应该接受一些新声音,”今年夏天,总编辑巴奎特在Longform播客上说道,“我们开始从BuzzFeed上招聘,我们开始从其他地方招聘,我们认为他们应该会跟我们一样。”

一群十年前并不存在的员工,开始挑战编辑部。

过去负责《纽约时报》发行的员工——排版员、印刷工、送货司机等,从没有机会畅所欲言,谈论《纽约时报》新闻工作的核心道德问题。

但是在科技和社交媒体的推动下,他们开始举手发言。他们可能因为害羞,不敢走到头版编辑面前,抱怨一个标题,但在Slack上的#newsroom-feedback(新闻编辑室-反馈)#频道,已经打开了一扇通往批评的数字大门。

记者们发现,突然间,批评他们工作的,不是编辑们,而是《纽约时报》的程序员和开发人员。在关于科顿专栏的研讨上,一位数据工程师在内部 Slack 上说,“在技术领域,有多少这样的过程失败是可以容忍的? ”

图片:AFP

许多技术专家来自 Facebook、 Uber 或亚马逊,他们加入《纽约时报》是出于使命感。

“我加入《纽约时报》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成为信仰使命的一部分,”一位曾任职苹果公司的产品经理,在科顿鼓吹“武力镇压”的专栏文章发表后,在 #新闻编辑室-反馈#中写道。“这感觉就像地毯从我们脚下被掀开了ーー不仅仅是因为发表这篇文章,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媒体使命,更重要的是,我们报道新闻,本来就是反对这种声音。”

新闻编辑室里的每个人,都意识到他们受制于技术专家的压力。但是这些技术人才,似乎并不理解,时报新闻报道中呈现的混乱人性,才是掌握时报未来还能否商业成功的钥匙。

大选临近,分裂更加明显。技术专家不断向记者们提出批评,新闻编辑部开始反击。

9月中旬,当一位软件工程师发布了一篇来自《大西洋》月刊的文章,认为媒体没有从2016年的错误中吸取什么教训时,几位资深记者跳了出来。

“这个平台(Slack)一直是具体的、建设性反馈的好地方,”调查记者马特·阿普佐(Matt Apuzzo)回答说,“但本质上,一些员工转发粗略的媒体批评并没有什么成效。”总编辑巴奎特和其他十几个人,在评论中附加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。

但是现在,《纽约时报》的盈利模式已经从广告转到了用户订阅上,编辑部和业务部门的员工都表示,公司的 “秘诀”,就是吸引普通读者订阅的后端推荐系统。因此,他们需要这些专家。

“我们正在与Google和Facebook争夺人才,让这些聪明、有才华的人提供服务是我们的任务之一。”《纽约时报》高级政治编辑卡罗琳·莱恩(Carolyn Ryan)表示。

后特朗普时代

今年6月,科顿专栏事件之后,索尔兹伯格与员工讨论的时候,员工提出了一个问题,一旦总编辑巴奎特卸任,《纽约时报》的头版即缺少了一位黑人记者,那么时报似乎也就缺少了一个免受批评的盾牌,到时候时报该怎么办?

内部普遍认为,巴奎特的存在,帮助《纽约时报》抵御了一些批评,就像奥巴马任总统时,似乎让美国部分人相信种族主义不再存在一样。

事实上,编辑部的多元化只是从2016年开始有变化,但这些变化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。

新闻编辑室里的笑话是,管理层把多样性和包容性交给了报纸的软版面——《时尚》、《艺术与休闲》和《纽约时报杂志》——这样“他们就可以在华盛顿特区雇佣自己想要的任何白人”。

按照《纽约时报》的传统,巴奎特预计将于2022年退休,届时他将年满66岁,所有人都关心他的继任者。据说索尔兹伯格本人有意愿让巴奎特留任。

无论谁领导这家报纸,都要面临后特朗普时代,如何领导时报继续前行。特朗普一直是时报编辑部的建制派和改革派的团结力量,双方都反对特朗普对美国民主的攻击。从内部分裂到社评专栏的未来,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都需要得到解决。

《纽约时报》预计,在明年夏天之前,因为疫情原因,员工们都将会远程办公,不会再聚集在编辑部办公室。因此,诞生了一位“新闻实践和原则主管” ,旨在帮助重新规定新闻编辑室的运作方式,以支持非采编人员适应《纽约时报》的工作方式。

内部许多人认为,可以通过恢复公共编辑的职位来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。

《纽约时报》大楼 图片:视觉中国

当选总统拜登已经承诺要治愈美国,让撕裂的美国重新团结前进。不管表现究竟如何,在特朗普时代,《纽约时报》已经成为“抵抗特朗普”运动的先锋。

未来几个月,也许将决定《纽约时报》能否再次成为记录时代进程的一份媒体。

“有些人读了它,喜欢它。有些人读了它,不喜欢它。”理查德·尼克松在谈到《纽约时报》时曾说道,“但每个人都会读它。”

《纽约时报》就是这样一家媒体。

————

欢迎微信搜索公众号“全现在”,朋友圈的世界更精彩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德城信息社版权所有